No Comments

最近接連遇到公司第三大部門主管離職,新主管報到,展開連客戶都是第一次玩的遠端稽核等等事情,害我的文章大概已經超過一個月沒更新了。

事情太多太雜,心情起伏很大。莫過於今天發生的事。前陣子公司開人評會,對各部門的工作成果做了一個獎懲。沒想到成了反效果,其中有一位貢獻良多的同事覺得他的貢獻大於其它人,怎麼會得到跟別人一樣的獎勵。於是去做了申訴。

先不管其中談了什麼、事情對錯等等。大老闆請他選兩個人評會中他願意信任的人來面談,讓他了解為什麼人評會做出這樣的決議。他選的其中一個人就是我。

這是他事後一段時間才告訴我的。

這個人在我到這家公司沒多久後離職了,後來又回公司到現在不到一年。我跟他的交集除了年初的一個大專案外,就這樣。

當他告訴我這件事,我沒有很開心反而覺得很沉重,但是十分十分感動。沉重的是那個別人對自己的信任,讓我害怕有負於他。
尤其當我是那個做出決策,告訴其它人要往哪個方向衝時,一方面我希望其它人都能乖乖聽話,叫你衝你就衝。
二方面又很擔心當其它人都把信任放在自己身上時,自己到底有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當我在一個企業,它面臨了從未面臨 (但卻可以預期) 的內外挑戰時。
當各部門的主管帶著他們的困境來到我面前用眼神希望我告訴他們方向時。
當大老闆看著我希望我能給各部門決策並帶領他們走往好的方向時。

沒有一次我不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資格、能耐、足夠的知識技術來在這個位置上表現足夠的高度、做正確的決定。
我只能一直一直檢視自己、挑戰自己,然後一直面臨自己的失敗一直設法創造下一次的成功。

所有能持續的成功都是一大堆的失敗累積起來的。就是得一直做下去,累積量能,才能突飛猛進。就像在推一個飛輪,第一圈、第二圈,推起來很沉重,要一直推一直推,直到它靠自己的重力動起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