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s

過年對我來說一直是件苦差事。
我的母親有她自己的標準,用來評判子女的好壞,包括孩子是否讓她在鄰居親友之間有面子。這件事打小就讓我十分難以接受,因此從我離家起,就幾乎不再參加親友間的大型聚會。
今年不例外地,我在中午十二點半到家就開始我幾乎是唯一能盡的孝道 ── 被數落到三點半。

幾乎是無法避免的世代差異。我的父母輩出生在 1950 前後,台灣到 1960 年左右才在工業上有快速成長,他們成長的背景是農業社會;我的祖父母輩是用農業社會的文化在教養他們。
在變化緩慢、重覆性又高的農業社會裡,確實活得長的人經驗多。因此常會聽到他們用「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多」、「我走的橋比你走的路多」來教訓年輕人不聽老人勸。
即使我出生的時間多跨了 30 年,我的父母們在出社會求職後面對的也是工業社會,他們仍然用最古老的那一套在教我。

結婚生子、存錢買房、不要換工作……
這些建議本身沒有問題,詭譎的是在他們的世道中有一個永遠不變、用來衡量好壞的標準。這些項目就像路標一樣,一步步帶領自己前往人生路上的某個目的地。
如果你買了房子,那下個問題就是何時結婚;如果結婚了,那下個指標就是何時生子;如果生了第一個,接下來就是第二個;換更好的工作更大的房子等等。
就像一連串的指路明燈。

我也曾想要一盞明燈
目前的工作是自己職涯走來最高的位置,我的策略和執行直接影響了整個團隊的損益和成本。每當在進行策略展開和規劃執行,看著一張張透露著信任 (或不完全信任但仍會忠實執行) 的面孔時,我都不得不惴度自己會把團隊帶到哪裡去。

無數次我心裡都會冒出一個念頭:如果有一個朋友、先進或前輩能夠告訴自己怎樣做才是對的,那我心裡比較不會那麼沉重。
然而那幾乎不太可能,受限於產業類型不同、經營方式的差異或其它等等因素,幾乎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什麼才是真的對。

遇到每次自己做的決定都有一堆人來下指導棋是一件很煩的事,然而當自己站在某個高度,做決定幾乎沒什麼人會來質疑時,反正惴惴不安、希望有人來給些正反面的建議。
唯一運氣比較好是我遇到能力相當不錯的團隊,一路支持我到現在。

失去自我的寂寞關係
最近有位 E 同事遇到一個職涯上的困難。
E 是個溫和有禮的人,常在在數個不同功能的小組間擔任解決材料問題的橋樑,利用自己的專業進行分析,在意見分歧時能夠居中協調並整合意見,也能有效對外溝通,數次解決難題。
在自我認知裡,這就是他所帶來的價值。而其它部門一直以來確實也對他的表現讚譽有加。

不過他最近半年換了主管,新主管的想法不是如此。
新來的主管對部門的經營和策略轉了個彎,認為這種跨部門的合作不應該由他部門的人來進行。E 接收到許多跟以往完全不同的任務目標和工作內容,也因此必須拒絕以往其它部門的合作要求,這也等於要求他放棄大部份在工作上發揮專業能力。


E 很苦惱地告訴我:因為他做得好的事主管不欣賞,主管要他做的事完全無法發揮他的專業也無法發揮他個人的價值。
他也花了半年的時間去做主管要求的任務,但越做越覺得自己花上很大的力氣也達不到主管的理想,而其它部門對自己的評價也每下逾況。
由於做得心灰意冷,他決定要離職了。

我告訴他:離職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如果他到了一個新組織,然後組織上他又換了一個主管,也可能重現同樣的問題。
他留下來,可能這個主管經過一段時間後離開,新主管來這問題可能也沒了。
他唯一的問題是 ── 做得十分不開心。
E 回答道:沒錯!因為兩面都不討好,再努力也拿不到好的考績。

就長遠來思考,他應該是經營個人價值,而不是依賴其它人來建立自己的價值。
這是我給他的建議。
他大可以繼續做他原來的工作,如果這個團隊不需要他所能帶來的價值,那未來的組織也必須是欣賞他所帶來的價值,才能夠在下個團隊中待得順利。

這是一個在職場上遇到的問題。然而在日常關係中,我們似乎對這樣的案例並不陌生。為了在對自己而言至關重要關係中,滿足某一個 (或多個) 人而失去自我,去做別人期望中的自己,而不是當真正的自己。

人生不是沒有妥協的餘地,而是先有自己才有妥協的空間
一段關係的維持就像機率計算一樣,在事件 A 與 B 之間找出彼此的交集或要進一步到聯集,都得先明確定義出 A 和 B 為何,否則就會變成不是 B 就是 B’。

你得聆聽自己的聲音,那才是你真正想成為的自己。想追求別人眼中定義的成功是遙不可及的。

Whenever you find yourself standing on the side with most people, you should stop and reflect.

    – Mark Twain.

你必須先學會相信自己,否則其它人不會相信你。
很多人會否定你、等著看你失敗,然後在你失敗時說:你看吧,我告訴過你了,誰叫你不聽。
這些「失敗預言大師」的話基本上是你最不需要去在乎的。因為成功必須先挺過許多失敗,而成功挺過失敗的人遲早會再遇到下一個失敗,所以預言失敗是一件最不需要動腦的事。
這就像投資買賣一樣,只要不投就不會賠,世上最好當的投顧老師。

我們走的道路上,都必須為自己做決定;基於自己所了解的優先順序。
也許這些決定不是最明智也不是最好的,但唯經歷你想經歷的一切,才能從中學習並了解自己,並且找到人生中對自己真正重要的事。

對職涯選擇或發展感到困擾或對提升主管技能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與我做進一步連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