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s

當我們大舉才德思想,認為自己的成功、現在手上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掙來的,這想法真是振奮人心。它解放了我們,讓人們自由掌控自己的命運也更把自己手上擁有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如果它們是靠我自己努力贏來的,自然是我應得的回報。
但當我們越把這個想法視為當然時,就越失去同理心,我們無法去同理那些比自己不幸的人。

政治話題是被我儘量排除在外的,不過最近朱立倫對黃國書當線民事件的第一時間發言🔗,讓我不得不去思考這種才德努力的邏輯,可以讓自己走到多沒同理心的地步。
朱立倫是比較難逃掉的,因為他從黨國時代就受益於自己的家世和當時環境條件,讓他能夠一路發展過來;無論順或不順;當上黨主席。當他第一時間可以說出當時的情治系統跟國民黨沒有關係時,足以見得他的精英思考模式,但缺乏省思自己為什麼可以變成一大群人中的精英。

我的母親也有很類似的邏輯。
她會苦勸我當上主管後,就應該好好坐在辦公室、輕鬆一點,不要那麼辛苦,讓我的部屬去拚。
雖然講的是不同一件事,但其隱含的精英思維是一致的。當我努力爭取到主管的位置,那享受是應該的,而辛苦工作則是那些不夠努力的人該做的。

我們可以看到,在些精英思維或才德思想邏輯下的人;尤其是領導者;越不容易設身處地為人著想。而這是我認為當一個主管或領導人不可或缺的特質。因為「成功是因為我自己的本事,那失敗就是輸家自己的問題」這種思想會腐蝕團隊精神。

努力是一定要有的,但更該想想自己的機運
有兩個建磚牆的工作,一個身強力壯另一個則是瘦弱無力。強壯的工作一天可以築好一面牆,不費太多力;瘦弱的工人則花四天才蓋好一面牆,而且要十分努力才行。就暫且先說四天下來兩個人付出的努力是一樣多好了,支持努力論的人能接受兩個人得到相同的報酬嗎?

如果說光努力還不夠,得加上才德。因此強壯的工作不只身體條件適合築牆,也付出相對足夠的努力,因此他應該得到更多的報酬。
而瘦弱的工作身體條件並不適合築牆的工作,雖然他也付出足夠的努力但努力錯方向了;這句話我們在現代社會裡似乎常聽到;所以只配得到相對差的報酬,如果他不滿意則應該去找適合自己的工作。

這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如果我們深究二人的生長背景呢?
強壯的工人出生在一個收入還算可以的家庭,雖然不特別聰明、父母也沒有資源特別裁培,總算是快樂健康地長大。雖然築牆算不上什麼高尚的工作,憑著身強體健也能做得比別人多並得到較多的報酬。
而瘦弱的工作則出生在一個破碎家庭,母親沒有謀生能力,父親則是心情好就照顧家人,心情差母子就受打罵甚至連三餐都吃不得。讀了幾年書後,父親離家,為了母親和自己的生計只好工作,但也只能找到這樣的工作,雖然報酬不高勉強吃得飽,但也沒有多餘的資源發展其它能力另謀出路。

如果能選,每個人都想生長在資源優沃的環境,享受最好的機會。
然而不是,很多人沒有得選。他們不只聰明才智沒得選,連選擇後天的好環境來彌補的機會都沒有。先天不良,後天還失調。
有人說,現在義務教育十二年,只要努力用功讀書,總有翻身的機會。

哪篇文章已經找不到了,記得我曾讀過一篇討論靠教育翻底層階級的子女人生,它寫道:經統計,成功的比率只有 5%~7%,因地區而異。
仔細想想有資源的家庭和沒有的相比:有錢搬家選擇好的學區、家長自己盯課後學習 (經統計,家長盯和補習班盯的學生在幾年後會有很大的差異)、參加競賽為資歷儲存資本…….等。對未來的發展路徑差異有多大。

才德思想是否只是讓團隊/ 社會極端化
當精英思想在說要努力並且要抓住機會的時候,有些人的困境是連有選擇的機會都幾乎沒有。當人們越相信成果來自於自己的努力時,就越不容易發現機會生而不平等的事實。

很多年前我還是新手主管時,就曾經認同過「公司就是這樣,不接受可以不要做」的管理觀念。當時我理所當然,甚至引以為傲,因為我認為自己是「靠自己的努力在這個規則和環境下生存下來,產出優秀的成效,取得這個主管位置」,後來我也持續一直在向上流動 🔗,因此更自恃為精英而且更信這一套。

但最終我發現堅持精英思想,只是一種個人責任觀,慢慢地我們不再討論共同責任。當我的部屬每年得到最少的加薪幅度、拖很多年才得到晉升機會,當主管的我負最少責任,肇因於他自己不努力 (或努力錯方向) 的問題。
與此同時,我也避開了組織平台給我機會成為主管以及主管為公司培養人才的責任。

當有機會成為一個領導人;無論何種階層或領導多大的團體;思考讓整個團體變得更好、更公平、共同提升等等,應該是領導者的責任。
當這個責任大部份被轉嫁到個人「才德不足」或「不夠努力」上時,部份的人;尤其是處於劣勢;就只好選擇躺平了。在公司組織裡可以這樣做,buttom three or five,每年把最末端的人排除掉,讓組織極端發展追求利潤最大化。企業的責任是否僅止於追求利益,有待商榷,只是在這近十幾年的發展下,我們會發現所謂的企業責任談的更為廣汎。

現實社會中不可能抛棄這群劣勢的人,他們會與整個群體同在;就像矽谷的流浪者問題 🔗;把狀況歸因於他們的失敗來自於不努力。在全美能最得最高薪資的地方,把流浪漢的困境歸因於自己不努力,反而更理所當然地對這麼極端的群體問題視而不見。

當自己比別人成功,同時也為解決問題出了一份力嗎?
當成功的人認為自己才德足夠成為精英時,同時應該記得在社會環境的造就下,恰巧讓自己的才德被欣賞。
根據 Business Insider 的調查,美國公立學校老師的平均薪資為 USD 59850,今夜秀的 Jimmy Fallon 年薪為 1600 萬美元。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 年薪 255,500 美元,而 The People’s Court 電視法院秀的法官 Marilyn Milian 的年薪有 500 萬美元。

這都不代表 Jimmy 或 Marilyn 比學校老師或首席大法官來得努力,單純是當今娛樂業的時勢所趨。
同樣許多失敗者的困境也不完全在個人責任上,而是更多的團體責任。領導者就應該帶領團體、負起群體責任、解決群體問題。

當面對成就不如自己的人時,精英更需要的是能夠理解他人的同理心而非同情心,同理心不只需要換位,更需要理解。很多時候我們可以發現,身處在困境中的人遠比生活優沃的人來得更富同理心,因為他們需要被理解、也最明白不被理解的痛苦。

記得小時候父母會指著那些在烈日下辛苦搬運和搭建的工人、有時是馬上路一塊塊地清掃的清道夫、或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告訴我要好好讀書,不然以後會變那樣。
現在回頭來看,這是多可怕的一種教育方式,它會把我們變成什麼人呢?

成為真正有教養的人,須具備三個品質:
淵博的知識,思維的習慣和高尚的情操。
知識不多就是愚昧;不習慣思維,就是粗魯和蠢笨;沒有高尚的情操,就是卑俗。

– Чернышевский, 俄羅斯哲學家、文學評論家、作家,革命民主主義者

對職涯選擇或發展感到困擾或對提升主管技能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與我做進一步連絡。

About the Author

Yashi Yang ()

Website: https://enecareer.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