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真正的職責 找到自我並堅守住它

No Comments

過年對我來說一直是件苦差事。
我的母親有她自己的標準,用來評判子女的好壞,包括孩子是否讓她在鄰居親友之間有面子。這件事打小就讓我十分難以接受,因此從我離家起,就幾乎不再參加親友間的大型聚會。
今年不例外地,我在中午十二點半到家就開始我幾乎是唯一能盡的孝道 ── 被數落到三點半。

Read More